揭秘|爵士随队记者亲笔:一夜间 我从写新闻的成了新闻本身

揭秘|爵士随队记者亲笔:一夜间 我从写新闻的成了新闻本身

(译者注:本文作者为爵士随队记者Tony Jones,他以一个当局者和媒体人的视角描述了爵士双星确诊之夜周遭发生的变化。阅读全文大约需要5分钟。)

在接下去两个月,X-BOX和NBA2K将成为我最好的朋友。我也终于有时间去Netflix上看完

《黑钱胜地》第二季的最后几集了。见鬼,我甚至有时间再去把《火线》翻来覆去看上一千遍,或者我也可以再去看一遍《亿万》,主演保罗-吉亚玛提是我眼中最棒的演员。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被隔离了,字面意思。这段日子我没法去与外界接触,也需要尽量避免与别人发生身体接触。如果美国找不到控制新冠疫情扩散的方法,很快全国就会有许多人落入和我相似的境地。

我很幸运,至少截止周五早上为止。在爵士球星米切尔和戈贝尔的新冠检测为阳性后,我也接受了检查,很走运是阴性。我的同事Shams率先报道了这条消息:“在周三晚上的混乱后,除戈贝尔和米切尔外,爵士其余56名接受检测的人员均为阴性。”

我就是个普通人,对于传染病我一直都好奇,它们是否会像剧集里那样突然袭来?敲打每个人的家门。但当事情真的发生,而且是别人曝出我的消息后,我才体验到了这有多可怕。

周三晚上是阴森可怖、前所未有的。NBA官方当机立断,果断宣布本赛季之后的比赛进入暂停状态。裁判、爵士主帅施耐德和雷霆主帅多诺万在球场中商谈,比赛在这个时候本该已经开始,球员们都唱完国歌,首发阵容也早就宣布,就连雷霆的拉拉队和吉祥物都已经上来暖过场了,但一切都突然暂停了,仿佛被人按下了中止键,所有迹象都在表明有大事就要发生了。

比赛暂停,不止是这场,NBA短期内不会有比赛了,至少到下个月都会如此。

揭秘|爵士随队记者亲笔:一夜间 我从写新闻的成了新闻本身

雷霆和爵士双方都被告知戈贝尔的检测结果为阳性,这个消息瞬间震撼了联盟。此前还带有侥幸心理想用空场度过这段时期的联盟忽然变得别无选择,只得立马宣布暂停比赛的决定。不知所措的球迷纷纷离开球场,人群中不时有人发出嘘声,他们的失望之情显而易见。这本该是场精彩的比赛,两队正处于争夺西部第四的关键时刻。但是,与场下发生的事情相比,篮球突然变得不值一提。

我走向爵士更衣室,自信地向路上遇见的每位安保人员扬了扬我的媒体证,可和往常不同,我在走廊上被拦住了,安保人员厉声要我返回,沮丧的我在走廊内徘徊了一会,然后向爵士球队大巴停车处走去。

我等了好久,一个人都没出来。最初,我一点也不慌,脑子里还和往常一样想去挖掘些新闻。突然大量短信挤爆了我的手机,大家都在提醒我戈贝尔的检测是阳性,作为一个记者我第一反应是打电话向上级报告,领导告诉我Shams马上会曝出这个消息。那时,我仍在想自己可以写点什么,可以做些什么补充报道。疫情就在我身边,但对那时的我来说毫无真实感,只是一些新闻而已。

在爵士人员被隔离等待测试时,记者们都被告知要离开为他们腾出空间,我们都很接受,因为大家都开始逐渐明白事情远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

大家渐渐将注意力从挖掘新闻转向了其他事情,我们都在想“我有没有和戈贝尔接触过?什么时候和他靠近过么?”但其实这些担心都没必要,因为我们几乎无一幸免,戈贝尔周一早上在媒体会上主动触摸了所有麦克风,而那些麦克风就是我们的。戈贝尔的视频已经火遍全网成为了社媒的焦点话题。但是,大家需要记住,戈贝尔在那时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感染了。

每个和戈贝尔接触过的人都想知道自己是否无碍,急于想知道何时可以接受检测,也想知道是否会得到妥善照料安排。大家的脑中都充满了问号,焦躁的情绪充斥了人群,气氛紧张异常。可在最初的热烈后,一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我们得知没有预案、没有管制、没有安排,只能等待。等待的时间磨灭了所有人的情绪。

在等待时,我强忍心神将注意力再次转向了工作,然后写出了一篇还算不错的报道。之后,我开始打电话联系各处,发短信给家人。我打电话给母亲讲述了正在发生的事,并向她报了平安。在媒体曝出消息后,关心的消息让我变得手忙脚乱,我只能尽力回复了大部分消息。

爵士在消息公开方面做得很棒,没有隐瞒任何事,NBA方面也迅速与我们取得了联络,告知我们很快就能得到检测。检测的事情搞定了,但前方还有许多问题令人困扰,即使好运检测为阴性,我们也无法乘坐商务航班了,该怎么回家?难不成要在俄克拉荷马城隔离了?我脑中一时间闪过了无数个问题。

医疗人员很快就到了,他们先要为球员和必要的相关人员进行检测,而我们这些记者则原地候命等待下一步指示。大家都显得有些担忧,不知道未来会如何。在漫长的等待后,短信终于来了:在爵士更衣室外接受检测。好吧,这次安保人员不会拦住我们了。因为他们都已经撤了。

揭秘|爵士随队记者亲笔:一夜间 我从写新闻的成了新闻本身

检测本身很快,虽然有点疼,但几乎一瞬间就好了。爵士方面告知我们,媒体人员可以在球队更衣室休息,谢天谢地,对这个慷慨之举我会永远感激。大家都累坏了,但睡意很快就被不断的电话和短信驱散,这艰难的一夜才刚刚开始。终于,我在第二天凌晨五点沉沉睡去。第二天,我们跟着爵士工作人员返回了盐湖城。

爵士方面再次受到了打击,这赛季本就不算顺利,战绩41胜23负,虽然排名西部第四,但和季前的预期相比仍有落差。球场表现不佳,场下的麻烦也几乎从未间断。一切问题终于在队内双星确诊的一刻到达了顶峰。

周四,戈贝尔和米切尔都在社媒上发布了动态。米切尔提醒大家要照顾好自己,戈贝尔则是向所有可能因他而受害的人们表达了歉意。两人都向球迷报了平安,表示自己接受了不错的治疗,之后会慢慢恢复。媒体和往常一样开始造势,矛盾?永不原谅?谴责?这类的字眼开始充斥版面。这次疫情突然让爵士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左右为难。米切尔和戈贝尔都是球队的基石,爵士如果无法解决好这些或有或无的问题,那不仅是今年,未来的道路也会变得令人担忧。

爵士该如何应对这个赛季迄今为止最大的问题?可以说,这是海沃德远走波士顿后,爵士所遇见最大的麻烦。无论何时复赛,这支爵士都会变成舆论的焦点。戈贝尔和米切尔能复出吗?他们在回来后还能恢复竞技水准吗?爵士到底会成为一支怎样的球队?一切都悬而未决。

回家后,大家的处境都差不多,需要被隔离几周。但球员和我们不同,他们依然需要训练,但合练可能需要等到几周后了。暂停对爵士来说可能会是件好事,他们得到了一些喘息之机,可以好好解决目前发生的问题。

这个周三的夜晚会成为我一生难以忘怀的记忆。当流行病真的来到身边时,这种冲击感和旁观完全不同。

原文:Tony Jones

编译:最佳第十五人

揭秘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razburg.com/1823.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