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兰特大学故事:住在球队训练馆里的德州农工球痴

【专访】杜兰特大学故事:住在球队训练馆里的德州农工球痴

凯文-杜兰特在跟腱受伤之前已经处于外界议论风暴的中心了,这主要和他的小腿伤病以及一直悬而未定的自由球员决定有关,在做出自由球员决定之前,他的职业道德和忠诚度已经受到了外界质疑。对于杜兰特在德克萨斯大学效力时遇到的那些人来说,那些质疑和批评显得毫无意义,因为他们非常了解杜兰特,下面是这些人和杜兰特之间的一些故事:

布朗(杜兰特的基层教练、教父和导师):杜兰特8岁的时候我就开始执教他了,他十岁时我们一起参加了美国青年篮球锦标赛。年级轻轻的杜兰特表现出了很强的天赋,无论面对什么样的防守他总是能找到投篮空间并且将球投进。有天我告诉他未来NBA的舞台会有他的一席之地,他激动地反复问我有多大可能性。为了将可能性最大化,我们制定了一个计划,我训练他在各种情况下都要保持好投篮姿势。他会在放了很多圆锥障碍物的球场上进行往返运球练习,在回来的时候还不能做相同的运球动作。他那样的身体条件很难成为中锋,因此运球就变得十分重要,一开始他很不习惯接受这样的训练,有时候还会哭泣,但是他并没有放弃这样的训练,因为他想进入NBA。

里克-巴尔内斯(前德克萨斯队教练现田纳西队主教练):斯普林曼是我的助理,我让他去负责招募球员。他的妈妈在马里兰州居住,因此他招募了很多东海岸的球员。有天他在一个锦标赛里注意到了高二的杜兰特,于是他建议我一定要给杜兰特提供一份奖学金。

斯普林曼(现在是某家公司的助理):一开始我并不是冲着杜兰特去的,我在看胡安-帕拉西奥斯的比赛时注意到了很瘦的杜兰特,他的投篮水平超过了很多同龄人。那时候我对泰-劳森也感兴趣,有人告诉我如果对杜兰特感兴趣可以先去了解他的教练布朗。

布朗:德州大学很早就来招募杜兰特了,斯普林曼来自蒙哥马利郡,他很了解这个地方。我欣赏他的一点在于他说了很多能帮助到杜兰特的事情,他很清楚杜兰特的能力和潜力,杜兰特可以给德州大学带去很大帮助,他说了所有他们可以为杜兰特做的事情,我很看重这点。

巴尔内斯:那年夏天我和杜兰特没有在电话里交流过,他不是很喜欢在电话里聊天。斯普林曼也很清楚这点,当杜兰特搬到橡树山高中后我们一起去拜访了他,那也是我们第一次得到访问许可,还有很多学校也做了很多准备去招募他。不过他不是很想和其他教练多说话,因此我只是告诉他等他加入我们后会迎来一段美好的时光。

斯普林曼:我不是很有信心说服杜兰特加入我们,我们只能努力去做各种工作,比如和他的家人建立良好的关系,最后他将会在我们、加州和北卡罗莱那州大学之间做选择。他的继父韦恩和我保证过杜兰特会加入我们,不过我也听到一些不利于我们的消息,我又给韦恩打了电话确认他的消息是否可靠。

兰迪-威廉姆斯(曾在德州农工大学打球):我和德州大学篮球队的很多球员都认识,克莱格-温德(德州大学篮球队球员)和我的好兄弟迈克-威廉姆斯是朋友,有次我和克莱格在一起时,他告诉我他很想让杜兰特来访问他们学校,但是杜兰特没有车。他还说了一些杜兰特对于他们很重要的话,为了帮助朋友我答应他可以开车去接杜兰特,那时我还不知道杜兰特是谁。

克莱格-温德:杜兰特来访问学校的那天我在训练室里碰见了他,然后我带着他去了体育馆,他还和一些队员一起训练。

威廉姆斯:他来体育馆的时候,我正在楼上用投篮机进行训练,然后杜兰特上前询问是否可以和我一起练习投篮,得到许可后他就在NBA三分线的位置进行了一场表演,那时我只知道这个年轻人的投篮很优秀。

斯普林曼:那天巴尔内斯教练和杜兰特聊得很开心,巴尔内斯还是一位喜剧演员,他很擅长讲故事和道理,很多人都觉得他很平易近人。杜兰特离开后我们更加确信他会加入我们,很快韦恩打电话告诉我说他们当天晚上就会做出决定。那天晚上正好有NBA比赛,快十点的时候教练询问我是否有结果了,十点后凯文打来了电话说出了我们期待已久的答案,我激动地让他反复说了几遍这才放下心来。杜兰特是我们那年招募到的7位球员之一,当时他全美的排名是第三,D.J.奥古斯丁和达米恩-詹姆斯也是我们招募到的两位五星球员。

A.J.艾布拉姆斯(当时是球队的大二球员):杜兰特和其他新人加入球队后,我似乎看到了新密歇根五虎的影子,我知道他们很优秀,球队会取得更好的成绩。

艾恩-曼尼(球队的饮水机管理员):很快我们和新人产生了不错的化学反应,虽然球队还没有真正的领袖,我们仍然有很强的实力可以走得更远。

艾布拉姆斯:杜兰特加入球队的时间比较晚,夏天来到之前他一直没有做出决定。我们有时候会都在杰斯特的宿舍里,那个宿舍的人每次出去都会伴随着很大声的关门声,没想到杜兰特来了后也是这样,他还会在出去的时候大声说一下他要去哪里。

威廉姆斯:他总是穿New Balance的鞋,我想这个品牌在他们那里很有名气,不过在德州几乎每个人都穿耐克。队友马特-希尔也有很多New Balance的鞋,这个品牌的鞋有很多经典款,后来杜兰特和马特交易了一些鞋,有些鞋杜兰特穿出了AJ的感觉,可能是配色很像的原因。

艾布拉姆斯:那时候杜兰特总是穿着上世纪七十年代超高帮球袜,那个样子看起来不是很舒服,不过他一点也不在意我们的看法。

克莱格:我们相处得很不错,杜兰特比较随和,他和几位队友的关系很紧密,他们几乎什么事情都一起做,比如纹身。

威廉姆斯:当年我的车还是手动挡并且只有两扇门,我依然记得和队友们挤在那辆小车里兜风的场景,我们一起去了很多地方。

艾布拉姆斯:很多次我们都得因为杜兰特而在球馆门口多停留一会,他总是最后一个从体育馆里出来。

克莱格:很多次我们在聚会结束之后,杜兰特会继续去训练一会,他的这个习惯延续了很长时间。

【专访】杜兰特大学故事:住在球队训练馆里的德州农工球痴

斯普林曼:杜兰特刚来学校的时候我联系了拉马库斯-阿尔德里奇,我知道阿尔德里奇为杜兰特加入我们做了一些工作。有段时间杜兰特每天都会训练到很晚,有天我不得不请阿尔德里奇出面去制止他,那天晚上十点的时候杜兰特告诉我会在离开体育馆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可是我睡着了,凌晨0时40分他才给我打来电话。

布朗:斯普林曼告诉过我杜兰特的情况,我也拿他没办法,有天杜兰特在体育馆里待到了早上,或许只有体育馆可以让他放松。

威廉姆斯:杜兰特在华盛顿长大,我不忍心告诉他不可以24小时都在体育馆里,况且那时候他还不被允许每次都自由进入体育馆。不过更衣室可以随时进,球员可以在里面补充能量和上网。

托德-赖特(曾是德州大学力量训练教练,现在为76人工作):人的身体充满了很多能量,杜兰特的身体更像是为比赛而生的,他的身高是非常大的优势,那年我们让他增重了9公斤,不过这依然改变不了他瘦弱的事实。

布朗:在双腿直立的情况下他无法弯下腰碰到脚趾,即使我们压着他也够不到。

斯普林曼:我忘记了杜兰特刚来学校时的体重,有天杜兰特回到家后惊到了韦恩,韦恩专门打电话询问我们都做了什么让杜兰特的身体发生了很大变化,托德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让杜兰特看起来明显胖了。

巴尔内斯:托德只是教会了杜兰特怎样保养身体,他不想让杜兰特被伤病困扰,杜兰特从托德那里学会了很多舒缓身体的动作。

曼尼:号称硬汉的PJ-塔克和拥有很强跳投能力的阿尔德里奇都是从这所学校出去的,在看到杜兰特后我就知道球队的又一位希望之星来了。

巴尔内斯:杜兰特的臂展达到了2.25米,他的篮球天赋很少有人能与之相比。有次我们聊天的时候他告诉我他很感谢每一位让他变得更强的教练,其实我对他的严格超过了我执教过的任何球员。

赖特:杜兰特在很多方面都对自己严格要求,这是他能取得很大进步的原因之一。

斯科特-麦康奈尔(德州大学的媒体关系助理兼体育总监):我记得有天在对阵勒乌瓦雷恩大学的比赛中,巴尔内斯教练冲着艾布拉姆斯发火并批评他是最糟糕的防守者。不过在第二天的录像分析会里巴尔内斯向艾布拉姆斯道歉并说杜兰特才是防守最差的球员。

巴尔内斯:杜兰特的想法就是他的得分比对位的球员高就够了。

艾布拉姆斯:那算是我职业生涯里为数不多的高光时刻,教练终于不像以前那样重点关照我了,杜兰特和以前的我一样对于教练的反应感到很惊讶。我也去安慰了他并且告诉他教练的话有点夸大事实。

布朗:杜兰特给我打电话说他因为教练的话很难过,从那之后他一直在自我反省。

巴尔内斯:后来我对杜兰特说,你需要的是一位能帮助你变得更强的教练,我说的难道不是你的弱点吗?从那之后他就非常注重防守了,每次队内训练间隙他都会问助教他的防守是否有进步。

布朗:有段时间他表现出很生气的样子,不过他总是安静地听取更多人的建议。

麦康奈尔:有场比赛杜兰特全场得到37分23篮板,比赛结束后他问斯普林曼防守有没有进步,他一直记着教练的话。

巴尔内斯:虽然曼尼是球队的饮水机管理员,但他也是一位硬汉,有次我让他负责防守杜兰特并告诉他用全力去打败杜兰特,然后他就使用了凶狠的防守动作伤到了杜兰特。

曼尼:其实我的篮球动作有点不光彩,可能足球更适合我一点,杜兰特面对任何人都可以轻松地投篮,那些想盖帽他投篮的人简直就是异想天开。巴尔内斯教练觉得我可以更好地限制他的得分,如果我们的训练赛中有裁判,我会在两分钟之内被罚下。防守杜兰特非常艰难,和他对位的时候我会因为抢下一个篮板、一次成功的盖帽或者抢断而沾沾自喜。

巴尔内斯:每位球员都避免不了身体对抗,杜兰特很喜欢强硬的防守,他知道曼尼不会故意伤害他,他也知道这种防守能让他变得更强。

克莱格:我的防守在大学联赛里还算有点名气,不过对位杜兰特时我的所有防守技巧都显得很无力。

巴尔内斯:很快杜兰特就被评选为全美第二的球员,麦康奈尔询问我带上杜兰特参加全国十二强锦标赛的媒体日怎么样,那年联盟刚开始禁止高中生在毕业后直接参加选秀,起初这个政策还没有完全落实到位。

麦康奈尔:在集合去参加媒体日的时候,杜兰特反复问我球队里的其他人呢,我告诉他只有他和艾布拉姆斯以及教练组参加。不过他对于这样的现实感到很不满,我只能给他下命令要求他配合我们,后来有家杂志找到我们想拍球队封面,不过他们只想要杜兰特。

斯普林曼:那时候杜兰特还不理解为什么技术不同就会导致区别对待,他觉得自己只是球队中的普通球员。

麦康奈尔:有次我们对阵维拉诺瓦大学,我们参观这所学校的时候看见了张伯伦展示臂展的照片,我让杜兰特站在了照片面前和张伯伦进行比较。虽然他不喜欢这种比较,不过我确信有一天他也会成为照片里的超级球星。

图克莱格:杜兰特想的就是打球、上课和吃饭,他的想法就这么简单。

威廉姆斯:像杜兰特这种能力超强的球员,大概率会上杜克大学、肯塔基大学或者北卡这样的学校,最后他选择德州大学的原因就是那时候他还不是很出名,他可以成为球队中最普通的一员,人们看见这位又高又瘦的球员更多会关注他的准确身高,而不是在意他能和球队走多远。

【专访】杜兰特大学故事:住在球队训练馆里的德州农工球痴

斯普林曼:杜兰特加入我们之前的某个周六,我们的比赛结束后杜兰特打电话想让我第二天去体育馆见他,我给他的教练打电话并说了我们的安排,他的教练刻意强调杜兰特刚刚在比赛中上场了35分钟并且下一场比赛也要打很长时间。因此我只能安排杜兰特简单地展示了下罚球和投篮,虽然他对这样的安排感到不满,但他还是听从了我的安排。

曼尼:杜兰特并不是德州大学历史上最优秀的球员,他不觉得自己和我们有什么差别,但事实是他确实与众不同。

艾布拉姆斯:我记得杜兰特在为球队出战的第一场比赛里还没有完全适应比赛,他的投篮有失正常水准,那时候我还怀疑他是否能为球队带来好成绩。

赖特:招募他的时候只是听说他有多么优秀,在看到他的能力后我简直不敢相信,瘦高的身材竟然有这么优秀的控球能力,他的脚步和传球能力也很罕见。

巴尔内斯:ESPN的一位专家打电话问我如何看待新人加入后的球队,我告诉他我们拥有全美最强的大学生球员。

麦康奈尔:很多毕业生会抽时间回球队来看看新人,莫里斯-埃文斯来的时候见到了杜兰特,他告诉我杜兰特比肖恩-普林斯还要好,他相信杜兰特会成长得更加优秀,埃文斯从来不说谎。

赖特:一次比赛中,杜兰特持球从底线突破,进攻时间快到的时候他选择了从篮板后投篮。后来教练质问他为什么要选择那样的投篮,杜兰特回答说他觉得自己可以在那个位置投进,然后教练就无言以对了。

巴尔内斯:有次在对阵堪萨斯大学的比赛里他崴脚了,他的脚踝扭曲程度很大,我告诉队员杜兰特无法回到比赛了。但是下半场托德告诉我杜兰特已经准备好重新上场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一个大一新生身上很难得。

威廉姆斯:有次我们一起去看了奥斯汀公牛队的比赛,杜兰特有位朋友在客队打球。当我们进入球馆后很多人都过来要签名了,包括一些球队的公关人员。

斯普林曼:有次杜兰特的妈妈问我第一次看见杜兰特的时候有没有感到惊讶,我给她的答案是没有。在他受伤的那场比赛中,他在上半场已经得到了25分并且还在logo那儿投进了超远三分,即使受伤他也能继续得分,最后他全场得到37分。后来我打电话对他的母亲说:“我承认之前说了反话,我对于杜兰特身上发生的一切都感到震惊,我相信他会达到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高度。”

2006-07赛季,德州大学在杜兰特的带领下一共赢了25场比赛,杜兰特场均得到25.8分11.1篮板1.9抢断1.9盖帽,赛季结束后他入选了全美大学生最佳阵容,可惜球队最后在第二轮系列赛中输给了南加州大学。

布朗:杜兰特的大学生涯以失利而告终,这会让他很沮丧,因为他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和队友们站在大学联赛的赛场上了。未来他会他踏上新的征程,曾经美好的大学时光将会成为他最珍贵的记忆之一。

威廉姆斯:我们大家都知道杜兰特的未来才刚刚开始,当比赛输掉的时候大家意识到我们的最后一次已经结束了。

艾布拉姆斯:本以为他会在一个很大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参加选秀的消息,没想到那天在露天体育馆打比赛的时候他中途叫了个暂停,然后走到外面宣布了这个消息便回来继续比赛。

威廉姆斯:一开始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奥登身上,很少有人会讨论杜兰特,紧接着大家就开始谈论状元会是杜兰特还是奥登。

巴尔内斯:普雷斯蒂为了招募杜兰特下了很多功夫,他在见到我的时候表示会按照我们当初招募杜兰特的方式招募他,那个时候雷霆还在西雅图,名字还是超音速。普雷斯蒂很清楚杜兰特是一位很特别的球员,杜兰特拥有改变一支球队的能力。

克莱格:那天我和杜兰特一起去了选秀现场,他的很多伙伴都会去现场,宾馆外面停着三辆巴士都是为了杜兰特和他的朋友们准备的。

布朗:杜兰特之所以选择35号是为了纪念他的教练查理斯-克雷格(2005年被谋杀,终年35岁),查理斯以前就和杜兰特一起畅想过参加选秀的情景,可惜这一天到来的时候查理斯已经不在了。很长时间以来杜兰特都很低调,他表现得就像一个单纯的孩子,高二之前他都没有手机。刚进联盟的那段时间他过得很艰难,我建议他去交一些新朋友,家人是他身边最坚实的依靠。

威廉姆斯:以前我在奥斯汀高中教书的时候杜兰特打电话询问我是否想和他一起工作,当时他刚刚和球队搬到了俄克拉荷马城。我很快就收拾好了行李并租车独自前往俄克拉荷马城,从那之后我一直在他身边工作,我负责处理一些他的基本事务。他要做的就是专心打球,我经常对他说背上书包会像一位德州大学的学生。

赖特:杜兰特进入联盟的第一年就当选了最佳新秀,赛季结束后他开着货车回到学校训练,那段时间他就睡在贾斯汀房间的床垫上。

巴尔内斯:我很确定他买货车就是为了和好朋友们一起玩游戏或者干其他事情,他想要的就这么简单,豪车什么的他都不是很想要。

麦康奈尔:2014年查理成为我们的足球教练时,杜兰特正在体育馆里训练,当时他正在纠结于选择耐克还是安德玛。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全身都是安德玛的装备,考虑到会有人把他穿着安德玛装备的照片传到网上去,我让他换上了德州大学的装备,不过他不是很理解这样的行为。贾斯汀婚礼的那天晚上,他偷偷告诉我他一会就会和耐克签约,几天后媒体称杜兰特会在纽约和耐克签约,我知道他们的签约前几天就完成了。

曼尼:杜兰特和这群朋友们的联系不会断,他们每年都会抽时间聚在一起回忆曾经那些美好的时光。

斯普林曼:我的孩子出生前我一直在网上找合适的名字,没有想到孩子早产了,当时我们刚刚打败了德州农工大学。得知孩子出生的消息后我打电话告诉了杜兰特的妈妈,然后他妈妈坚持让我告诉杜兰特这个好消息,又一个杜兰特诞生了,我孩子的名字叫杜兰特-斯普林曼。这个名字和篮球与杜兰特都没有关系,但是我们希望孩子以后能像杜兰特那样出色。

原文:Dana O’Neil

编译:晴天

人物专访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razburg.com/1091.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